台灣三塔超馬記實-第四天

王景正醫師

王景正醫師

分享在 facebook
Facebook
分享在 google
Google+
分享在 twitter
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LinkedIn

第四天(105-2/10)

大年初三 全家喜洋洋 全家出遊去 !
西洋一首詩~Home ,home ,there’s no place like home.
一大早從家裡出發(拍照)
平時我上班,常常每週二四六 跑2~3次跑到診所上班,距離13.7公里,而這次是反方向要繼續往南跑,到梧棲西濱61號公路往南跑,梧棲,台中火力發電廠,龍井到高架橋要右彎入伸港時,就往相反左轉進入和美邊緣跑過,心裡總是想要跑最直的路向南,結果今天還是遶了很多小路反而不划算?但田邊小路田野花香,另有一種南部專有的泥土香,您聞到嘛?我就喜歡聞這味的,這算是另一種收穫,與其他縣市相比,彰化的路感覺起來都比較狹小,後來直接轉入大路彰水路經福興鄉,直到今天才知道河濱東西快速公路以北是福興鄉,以南是埔鹽鄉,以前開車呼嘯而過,根本不知其相關性,跑步才能真正實地了解其相關性。因為埔鹽鄉頭的一個社區 ,就是我妹夫法官的老家,因為時間實在太趕了,沒辦法轉進去拜年,就直接往南跑到溪湖鎮,溪湖鎮尾巴的台糖公司,春節舉辦活動人山人海 :小火車 (拍照),遊樂場,小吃攤,還有鱷魚的拍賣會,台糖的冰品等等逛了一下,就繼續往南跑,經過紅色西螺大橋,實在超級的可怕,與我印象中差太多了??橋實在太窄了只容納兩線車道南北往來而已,沒有機車道及行人道,我也看到橋上另外兩個慢跑者往北跑,在此處跑就是險象環生!這怎會是遠東第一大橋呢?與原來美好印象不相稱,橋面只單相單車道,車子也大排長龍走走停停,這座很有歷史意義的紅色鐵橋,當時還是沙國國王來剪綵通車的,應該保留原來風味特色,但需給予紅色鐵橋橋面擴寬就好,它就會像火鳳凰般於灰燼中再生,一定可再次帶動地方繁榮。
目前就住在西螺的星辰motel 。大家晚安 !
以前在台灣野戰部隊當兵,夜行軍,急行軍都在山區訓練進行,兩個排沿著山路行軍,一排靠著山邊前進,另一排走在懸崖邊前進,夜行軍時大家皆邊走邊睡覺,走走走就變成懸崖那排慢慢靠攏到山邊這排,變成兩排靠在一起沿著山邊走,這時大家最喜歡聽部隊長吹哨子聲音休息了!~大家就都躺在山邊呼嚕大睡了,也睡得很甜,現在給您高廣大床,您不見得熟睡甜美呢?後來野戰部隊移防到金門,當排長的我就要叫阿兵哥挖坑道,挖好了就叫阿兵哥再填滿,總之不能給阿兵哥太閑著,反而容易出事。目前這種輕鬆的,沒有壓力的慢跑,我已經很滿足感恩了,也可能跟當兵時”合理是訓練,不合理是磨練”有關。
我剛開始練跑時,是以長庚的大家長王永慶為師(我在長庚待4年),他老人家很有毅力,雖每天只在台塑大樓自家屋頂上晨跑,但明志工專運動大會時,他都會帶頭跑起來,他跑到81歲家人不讓他跑了,才沒再跑,我向我的偶像學習希望至少也能跑到81歲,他往生後,我改以超馬明星林義傑及陳彥博,當我的偶像,每次看他們在惡劣環境下堅持跑完全程,那種毅力那種勇氣的堅持,都會讓我莫名感動而潸然淚下。
雖然今天脖子肩膀曬傷疼痛,腳底水泡也更多,好在水泡的地方跑起來還不大痛,因為水泡的水會自動滲出來,不痛就不理它了!
今天晚上大概已經超過台灣一半了,當然有信心把它跑完。謝謝大家!

更多文章